西瓦。本体瓦。
She has just gone out.
主产:嘉金/all金/all卡
拖更什么的最喜欢了。

【凹凸世界/all卡】simple·病房里的康乃馨②

-rua!失踪人口回归,之后预计继续失踪个把月【bushi】!

-内容可能和很久以前发的预告有冲突


前文:①花开次第


simple·病房里的康乃馨

/西瓦


Two.警铃骤响.安卡篇


这是第四次大队考核,认真地讲,安迷修不应该这么紧张才对。

但是为什么他的手在抖。

大抵是因为他旁边那个人——卡米尔。

 

卡米尔是一年半前加入的刑警三队,那个时候他的个子还蛮小的。

枪声在场内响起,这是一个空旷的训练室,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弹出的标靶下一秒就可能在你的脚下冒出来,但是场内的那位脸上根本看不出一点紧张或者是有一滴汗珠。他是那么从容,从容地精准预料到下一个标靶出现的位子,然后射击。

淡蓝色的警服穿在他的身上完美地勾勒出了身线,腰细得好像轻轻地一掐就会断掉,黑色的领带因为高频率的转身而时常在空中划出弧度。

等卡米尔从训练场出来,安迷修才发现他的耳鬓已经被被打湿了,但是黑色的刘海下却还是光洁的额头,深蓝色的眼睛里有一丝失望:“这些标靶的弹出太规律了。”

安迷修看得入了迷。

当一阵微风拂过脸庞时,他才回过神。

天,他居然对自己的同事动心了。

 

一年半后的现在,卡米尔的身高已经蹿到了一米七一二的样子,安迷修不得不感叹——年轻真好。

“安大哥。”

“诶?”突如其来的叫唤把安迷修从思绪里扯了回来,他木讷地看向卡米尔:“怎,怎么了吗?”

“到我们了。”

哦,对!现在是大队考核,刑警一队和二队都已经好了,现在该轮到他们了。

安迷修拿出了作为队长该有的表情,对身后的队员喝令:“今年如果达不到去年的标准,明年假期取消。”

他得到的是音量不小的回应。

他领着队伍小跑向考官,对考官敬了个标准的礼仪:“报告!刑警三队准备完毕!”

考官在文件夹里的单子上记了几笔,然后下发命令:“常规考核编号312-A。”

“是!”

 

常规考核难度通常都不太大,这次也是一样。

刑警三队完成得十分顺利,只不过中途有个小插曲,当然也不过是个影响不大的甚至可以说是可以无视的失误:

安迷修在第一次定镖射击的时候左手差点搭错了地方。

这个由于某些因素而产生的失误细节也许除了安迷修本人以外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但是他自己却给自己打了个警铃。

蓝颜误人……

没错,卡米尔就站在安迷修的右手边,二号定镖射击位。

 

从室内考核场出来在室外训练场集中的时候,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候,安迷修只感觉今天出的汗不知道比往常多了几倍。一部分是热出来的,还有一部分是冷汗。

刑警三队所处的位置旁边有颗香樟,夏天香樟的叶子生长得特别旺盛,再加上阳光照过来的角度刚好,导致这里有了一片面积可观的树影。

安迷修想:刚好卡米尔站在队尾,至少不会像站在队头那么热。

不过……安迷修脑子里又浮现了那个少年汗湿鬓角的样子。

哦天哪!安迷修你在想什么!

 

“报数!”长官的命令炸起。

“一!”安迷修是队头,自然报的是一。

刑警三队一共6个人,但是安迷修听到的另一边最后一个人报的数却是“五”。

少了谁?安迷修心里有了答案。

卡米尔一周在队时间不会超过三天,而上头对这件事情表示同意。安迷修曾经询问过将卡米尔分配进来的那位领导为什么卡米尔的在队时间不合理却得到支持。他只隐约记得那位政府高层没有对他多说,只是敷衍的一句:卡米尔比较特殊。

后来安迷修多少次的追问敲打和套路,才从那些贼精的高层嘴里套出点东西——卡米尔对外有一层身份,虽然不是政府安排,但是比较方便去实施一些任务。

安迷修常年不接触媒体网络,而且几乎全年在大三队训练,出任务也不多,对于卡米尔的对外身份是明星这件事情是真的不知道。但是关于一个名气特别大的人多少还是能听说一点,可是卡米尔用的是艺名:雷鸣。

 

排在队尾的队员报出实到人数时,长官扫了一眼明确了缺席人员,也没有多的什么反应,卡米尔的缺席是家常便饭。

接下来就是常规的颁奖,安迷修作为队长,理应是他上去领奖。

他弯下腰双手接过属于第二名的“先进中队”的矩形牌,感觉手里好像多了一张被折成很小的纸,稍硬的纸和金属一起紧贴着手掌,让人感觉不舒服的触感使得安迷修总感觉他有一种不协调的感觉,还有不祥的预感……

 

“七月八号晚七点,本市菲力达雅酒店,配合卡米尔。”

短短的一小行字。

这是新的任务吗?那为什么不光明正大地像以前一样集体分配任务呢?还有这次的内容呢?目的呢?

安迷修默默地掂量了一下:这次任务不用说,肯定极为重要。

 

安迷修今天破例上了一次网。

他去查了一下菲力达雅酒店:“七月……八号…诶!找到了!”

“就是一个普通的酒会。”

为了保证客户的隐私安全,邀请人员名单是不公开的。

嗯?这是什么?届时有神秘嘉宾到场?

莫名给这个不起眼的就会添了笔未知的美丽色彩。

噱头真大。

他本想继续浏览下去。但是一个弹窗夺走了他的目光。

“安大哥”是队内私密交流窗口,敲他的是卡米尔。

“到时候暗码联系。”

安迷修回了个“好的。”

 

暗码联系是他们执行任务时候的一种常用方式。

一般用这个方法联系就是执行任务的人员里至少有一个是不能开口交流的,他们会在手里或是袖口处等能够控制震动的地方放个触感器,触感器和若干耳机无线连接。通过控制,每一个不同的振动频率就代表着一个意思,耳机那头的人通过这个声音识别出对方的意思,再进行下一步动作。

 

安迷修还是第一次和卡米尔合作。

 

他希望这次合作可以完美。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

 

 

 

任务出错了。

 

是一个突发情况……

 

 

 

“哦是的,病人在病房。一直往里走,尽头那个就是了。”红发的小护士在本子上记下了今天第二个来探望病人的记录。

“好的,谢谢了。”安迷修微笑着低头表示感谢。

艾比脸上带点绯红地目送安迷修走进过道,无奈地想道:现在的帅哥都有主了。。。

之前那帅哥手里捧着的一小束康乃馨大概是送给病人的吧,目光里透出的情深温柔让她感到被喂了一口甜得掉渣的狗粮,于是小护士又开始了刷帅哥微博以解愤的模式。

 

“叩叩”安迷修站在门外,叩响了病房的红木门,不算闷沉的响声并没有得到回应。

卡米尔还在休息是吗?

安迷修本持着不想打扰病人的心思,前脚刚准备踏,又自己收了回来:好不容易请到一次假,就这么走了那下次要到什么时候?而且就送一束花而已,悄悄得来就好了。

 

犹豫不决得一会儿伸手想推门,一会儿又停下来,这个动作持续了接近五分钟。某位人士才将手真的搭上了红木门。

然而轻轻一推。

哎呀忘了这有个手柄。

安迷修强制性地让自己忘掉刚刚的事情,往下扭动手柄。

 

入目的是半开的窗户,窗帘被绑在一边,阳光穿过透明玻璃晃在眼前,安迷修下意识地伸手挡住眼睛。

为什么要放那么刺眼的阳光进来啊,不觉得这样很影响病人的休息吗?

 

安迷修步伐落地无声,径直上前先把窗帘给放下来,小心翼翼地没发出声音。

将里面那一层纱帘给拉满之后,他突然发现:

病床上只有整齐叠好的被子。

卡米尔人呢?

他环顾四周,没人啊。

 

“安大哥?”

 

“诶。”安迷修往声源处看去。

 

卡米尔好像刚刚洗过澡一样,头发湿漉漉的,稍长一些的黏在病服后领上,红得感觉可以滴出血来的嘴唇让某个人看得耳尖一红。

 

“卡,卡米尔,我代替队里其,其他人来,来看看你。”结巴了。

 

“嗯。”目光在安迷修脸上停留了一秒之后,卡米尔坐到了病床上,示意安迷修做到旁边那个椅子上。

某个人机械般地移动到卡米尔旁边,僵硬地递过康乃馨:“伤,好了吗?”

 

卡米尔打量着手里的花,轻轻地点点头:“差不多好了。”

接着把花放到了床头柜上,安迷修的眼睛跟随着他的手,这时才注意到,那里有个花瓶,里面已经插着一支康乃馨了,看起来好像是某个很少见的品种。

 

“其实吧,我知道你对外身份的时候还挺惊讶的。”

 

“嗯。”

 

“我队里的一个小队员竟然是千万人的崇拜对象,突然感觉有点骄傲。”安迷修放松下来,用朋友之间谈心的语气道:“在了解那个酒会的时候看到有个神秘嘉宾,我还想着会不会就是你呢,没想到我运气这么好,一猜就中。

“不过,卡米尔,你的资质确实足以当一个偶像明星,为什么偏偏要来当刑警呢?”

 

“这个啊,也许是因为小时候的警察梦吧。”

哪个男孩子小时候没有梦想过将来当一个警察呢?这个回答合情合理。但是卡米尔眼神晃动的那一瞬间被安迷修成功的捕捉到了,不过他不想深究,谁没有点儿秘密。

 

“哈,这样啊。”

“那我先回去了,时间比较紧。”

 

“好。”


Tbc.

为什么突然觉得雷卡那一片有点像引子??????


评论(7)
热度(45)
© 西风残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