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瓦。本体瓦。
She has just gone out.
主产:嘉金/all金/all卡
近期淡圈(*^▽^*)

【凹凸世界/嘉金】戒指⑤

-我好喜欢拖更。


正文:

戒指⑤

/西瓦


微热的气息打在少年的耳畔,金感觉自己的耳朵被烫到了,大概已经红得可以滴出血来了吧。虽已经不是个处了,但是这样的撩拨还是有点难以……嗯、接受。

“谁是你的人啊,离我远点,自作多情。”温温地小手毫无力气可言地推开嘉德罗斯的脸。

挂着戏笑的人这次顺从地接受着这一点温度将自己推离,然后毫无征兆地握上那只手,放在皮肤边细细地摩挲,脸上看得出来,他很是享受。

想收回手暂时是没什么可能了。

金还有自知之明。

嘉德罗斯将头埋在金的肩窝,用力嗅了嗅,好像闻到了清新的沐浴露的味道,而且……还是薰衣草的味道?不对。这薰衣草的味道和平常的那种闻起来不太一样。

不过……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在意那些比较好,合上眼一共没多久。光是清理这小子就花了不少时间,至于房间,清理起来太麻烦了,就干脆换了一个房间。作为一个毫无这方面经验的人,嘉德罗斯认为这么做理所应当。

 

真别说,嘉德罗斯家的床是真的软。金想:不然自己绝对不会一躺躺到中午!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今天说好中午之前要把论文改好发给导师的!现在都一点多了,导师肯定生气了。好气啊。都是嘉德罗斯那个大混蛋!”怀着满腹牢骚的金小朋友独自坐在后院台阶上嘀咕,没好气地戳着花岗岩的台阶。

一直待在旁边看着金生闷气的仆人最终还是没忍住,上前:“这位小少爷,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金比较郁闷地看了她一眼,在心里的小本本上记下来:这个小姐姐不让我走。

仆人还以为自己哪里做的不妥当:“抱歉,小少爷,是不是我有什么做得不对?”

“没有没有。那个…我能走了吗?”

听了这句话,仆人也犯了难:“可是…罗斯少爷说了,他没回来之前,您不能走的。”

“真的吗?我可是有急事的~”只见少年可怜兮兮地眨了眨眼睛,似乎都有点水汽了,真是有种让人难以拒绝的赶脚。

“我…我,这个是罗斯少爷的吩咐啊……”

她的音量渐渐小了下去。她又转念一想:这位少年八成是未来的少爷“夫人”吧,如果现在做的不好,以后可怎么过法。

别问她为什么看得出来,昨晚她出来准备去洗手间的时候,刚好路过那几间客房,她是看着穿着浴衣的罗斯少爷将那位小少爷抱进离主卧最近的那一间客房的。她只觉得被闪瞎了眼。

“那,您真要有急事的话,您就去吧,不过记得和罗斯少爷少爷打声招呼。”

心里的小本本上面把之前那句话给擦了,金兴奋地跟仆人道了谢,就从大门跑了。原本保安还想拦来着的,被急匆匆跟在金身后的仆人给制止了。

这小少爷跑的是真快,不过就是姿势奇怪了点。仆人想。哦对了,是因为昨晚的事情吧。

 

电话“嘟”了好久,终于接通了。

“导师,论文迟了非常抱歉,我……”

他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被电话那边的人给叫停了:“我知道,有原因是吧。可是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性格,迟了就是迟了,理由什么的我没兴趣了解。”

金一听就知道这事挽不回来了:“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冷冽的声音继续说了下去:“你的对手可是准时准点交了东西的。明白吗。”

“我,知道。”

“嗯,那么你现在把论文发给我。”

“是。”电话被挂断了。金抿着嘴唇,非常不爽地把手机往桌上一摔。这次奖学金绝对落不到自己头上了。只要犯诚信方面的错误,导师就绝对不会再存有好印象,他带的研究生有很多,自己虽然是属于top的那一批,但是有了这种印象扣分,绝对玩完。

这次真是……

算了,怪我。怪我干嘛要在那儿停留那么久,干嘛要坐在那么显眼的位子,干嘛…要遇上嘉德罗斯。

沉浸在不甘与悔恨中的金发少年最终被一曲悠长的电话铃声给叫了回来,亮着的屏幕上显示了“未知来电”以及它下面那一行“法国”。

但是金却没注意到,机械一般地接了电话。

“金。”

这是……

金急忙看了眼来电地址,逼迫自己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回了电话对面的人:“姐姐。”


评论(1)
热度(22)
© 西瓦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