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瓦。本体瓦。
She has just gone out.
主产:嘉金/all金/all卡
拖更什么的最喜欢了。

【凹凸世界/嘉金】戒指④

-呀,我来更文啦!这周说好的至少更两次!《协奏曲》大概至少更一次!

-私设巨多(这次还加了个登格鲁家族),ooc没毛病.

前文:戒指③


正文:


戒指④


/西瓦


大约三公顷面积的土地被薰衣草覆盖,但是空气里飘着的想起却并不过分浓郁,这样更能显示出这紫色花朵的馥郁,它们很明显是自由生长,无拘无束,但没有一丝杂乱。可见庄园主人对这片植物是很上心的。

对于这座位于欧洲的丘陵之上的庄园,中世纪的贵族称这里为:被纳德斯守护的庄园。从高处看去,这就像是一座被包围在紫色海洋里的孤岛。这确实不过现在它已然改了名字,登格鲁庄园。

这里在一百多年前被登格鲁家族收购,遂改名。嫁鸡随鸡,不就是这个道理吗?

“现在还没有小少爷的消息吗?”秋悠闲地拿着勺子轻轻搅拌杯中的咖啡,虽然这个动作没什么意义。她的眼睛锁在《论坛报》上,不留痕迹地扫过每一个字,用不了多久,这上面的财经信息就会被她尽收脑中。

垂老的管家微微俯下身子,却表现出不卑不亢:“不。已经在东方之国找到了小少爷。”他单手端着的糕点被整齐地摆放在铺着纯白蕾丝边桌布的桌上。

秋转过了眼神,看向管家,示意他继续说下去。要知道,作为登格鲁家族这一代的继承人之一,秋很少在没有专注做完一件事情的时候去做另一件,大部分都是为了自己那个弟弟。

“小少爷现在在中国北方的一座大学读研究生。”

“嗯,刚好锻炼锻炼他。”秋表示这点事情她还是比较放心的,金的能力她很清楚。

管家犹豫了一下,但是下一秒就记起来这位上任不久的新庄园主的脾气:“不过。小少爷似乎遇到了一点问题。”

秋没有回应。

管家继续说了下去:“小少爷遇到的是情感问题。”

尖锐的眼神划过了管家的脸。

“秋小姐请放心,我们绝对没有探访小少爷的隐私,只不过是小少爷太明显了而已。小少爷有喜欢的人了。”

“哪家的姑娘,她也喜欢金吗。”秋一旦遇到自家弟弟的问题,时常会丢掉冷静超然的样子显示出来自家人的真正关心。

“不。小少爷喜欢的不是位姑娘,是一名少年。”

秋搅拌咖啡的手顿了顿。随后她放下勺子,端起来喝了一口。

“也行。他喜欢就行。”

“不过这位少年又有一点不同。”

秋皱起了眉头:“一次性把话说清楚。”

于是管家按照秋的要求说了下去:“这位少年名为嘉德罗斯,秋小姐您定然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我认为,这次恐怕不能放任小少爷自己来了。”过了一会儿,管家仍旧没有得到秋的回复,但是他知道,这回,小姐的《论坛报》可能要挺久一段时间才能看完了。

 

变态。嘉德罗斯你个大变态!大流氓!!!

金在心里怒吼,脑袋里乱糟糟的就像一团被缠在一起的麻线,在昏暗的心情下完全无法解开。

虽然天还只是微微有点亮,但是金却明显的感觉自己的心情就像被蒙上了无数层黑纱,比冬夜更加黑暗。

酸软地靠在某个人的怀里让金越发不爽,虽然他不是直男,但是在之前好歹是个处啊。强迫破处……就算是他 喜 欢 的人也不行!

如果他还在国内,肯定要把这事儿让路透社给报出去。

不对,不能回国,一回国,不论走到哪里自己都会有优待。自己出国来这里不就是为了锻炼自己吗?怎么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他还想着利用国内家族的关系呢?

金突然想起来自己以前看过的一本耽美小说的剧情,也是个处男被破了处之后不就是趁着这种时间逃走的吗?

于是他开始尝试脱离熟睡中的嘉德罗斯的怀抱。

可是他忘了一件事情,那是在小说里。

在他醒来瞪着两个大眼睛看嘉德罗斯的时候,被他瞪着那个人早就醒了。

“你干嘛。”兴许是醒来没怎么说话,嘉德罗斯的声音有点沙哑,却听着感觉更加的有磁性更加…苏了。

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金才发出声音:“我想走了。”发出声之后,他才发觉自己的声音才是真正的沙哑。“都怪你。”便不忘怪罪一句。

嘉德罗斯在金毫无威胁的眼神下,一只手臂支在金的肩膀旁边,再次阴影笼罩身下的人:“想走?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

接着某人俯下身,在金耳边道:“都是我的人了,还想走?”



TBC.



评论(2)
热度(31)
© 西风残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