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瓦。本体瓦。
She has just gone out.
主产:嘉金/all金/all卡
拖更什么的最喜欢了。

【凹凸世界/嘉金】Godrose and king

-正文:Happiness

-欠了好久的番外【跪下磕头】,前期在隔壁重案组办案,没来。。。(别找借口!)

-一个比较甜的番外吧(?)。

 

Godrose and king

 

文/西·温顺的·瓦

 

骄阳似火。

这恐怕是最贴切于今天天气的词语了吧。金抱着一束有白色和淡绿色包装纸包裹的百合敲响了名为“转角处”的服装店的门,一滴汗水从脸颊上滑下,金慌忙擦干净了那东西。

门开了,金摆出最灿烂的笑容:“凯莉小姐您好!这是您定的花束!感谢您在‘Godrose and king’订购您的花束!”

黑色头发的女人嘴里还咬着棒棒糖,她认出来者是谁之后将糖从口中拿了出来,右肩靠在门框上,露出了个还算温和的笑容:“嗯?哦。又是你啊,谢谢了。”

接着接过了花束,抱在自己手里,看着脸红通通的金:“外面怪热的,我里面开了空调,进来坐坐吧。”

金即刻谢过了凯莉,把自行车靠边放,跟着凯莉进了店。

“这么热的天还出来勤工俭学啊。”凯莉把百合花束放在了柜台后,递给了金一杯水。

坐在沙发上的少年谢过了凯莉:“啊,谢谢。不是啦,我是帮朋友忙的。而且,我已经从大学毕业了!”半杯水被咕隆喝了下去。

凯莉:“哦……是吗。帮朋友啊,那你这朋友给了你什么报酬啊。”

“嗯……请我吃饭啦。”

凯莉嗅到了某种东西的味道,笑了一声:“啧。那他都带你去哪吃饭啊?”

不明情况的金抠了抠脑门:“最近一次好像是在‘琴里’。”

“哦?哪个‘琴里’?”凯莉心里有些东西渐渐明了了。

金如实回答:“就是西街135号那个‘琴里’啊。”

“噗!……哈哈哈哈!”凯莉差点被棒棒糖噎死:“哎哟我去。”

金极为不解,不知道凯莉为什么是这个反应:“凯莉你笑什么啊?”

凯莉赶紧右手支撑住自己不倒下来。她的眼神带了点怜悯:“哎……自己被钓了还不知道。”她顺手把吃完的棒棒糖扔进了垃圾桶:“知道‘琴里’是什么地方吗。那可是新晋的情侣餐厅啊。”

在金迷茫的眼神下,凯莉动了动嘴,说起了话。。。

 

*

 

金懵懵地被凯莉赶出了店,临走前,凯莉不忘添把火:“喂,记得啊,一定要说明白啊。”

“什,什么呀!我听不懂啦!”金羞恼地推着自行车就跑。

真是的,什么跟什么嘛!他们哪有那什么……!哎呀哎呀,不想不想!

越想着,脚步越是乱,金一个劲地往前走,一个不小心撞到了街栏杆。

“没事吧。”有人扶了一把。

金抽了抽气:“谢……”等抬起头看到对方的时候,金本来被阳光烤得微红的脸颜色似乎深了一个色号。

“嘉…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摘掉耳机,疑问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嘉德罗斯,金不自觉地将这个人的脸带入了凯莉刚刚给他讲的那个场景里。

生吞入腹…生吞入腹……

啊啊啊啊啊!金你在想什么啊!

“嗯?”嘉德罗斯戳了戳金微烫的脸蛋。

某个纯情孩子心里那点小场景瞬间破灭,金略显慌乱无措地摆摆手:“没有没有!”

对面那个人显得听不懂。“啊?”

意识到自己胡乱说错话的人:“不是啦!我没有想到…不是!”金顺了顺自己的气:“我,我没说什么啊。”

嘉德罗斯当然不会信,但是在思索的同时,还是回了个“哦”。他最后还是决定先不管这件事情,于是话锋一转:“走,我请你吃KFC。”说完,没有管金的反应在前面带起了路。

“哦哦哦,不用了。”下意识地回绝。

金发男人也不等他下一个反应,往回走两步,拉起金的手就继续转身走。

冰凉的手指触碰上皮肤的时候,金居然第一反应是:嘉德罗斯手怎么那么凉。但下一秒:不对不对,为什么我会这么想???肯定是被凯莉说的东西歪了思想!不就是请吃个饭吗,嘉德罗斯估计也不知道“琴里”是个情侣餐厅呢!

走在前面的人感觉到了身后人突然僵硬了一下有放松了下来:“金你到底怎么了。”

没有回应。

怕不是没听见,只是害羞去回答。

好吧,总能让你说出来。

嘉德罗斯照常选了个靠窗的位子,点好了东西开始打量金。

“喂,金你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他没有说“渣渣”……

“诶?喂,你不会没听见吧。”

被点醒的金愣神地嘉德罗斯:“我…我听见了的。”

“那你为什么半天不回我?”

我……这不是在想你的事情吗…………

“……”

“哎……都从凹凸大学毕业了你怎么还是这一副样子。”没成想嘉德罗斯居然感慨了起来:“你以前也是这样,让人看着就很想欺负。”

被带入回忆,金差点拍案而起:“这不是你总是欺负我的理由!”

“哈哈哈哈,你真是太好玩了。”真想玩一辈子。金发的青年大笑。

金恼火起来,他干嘛要和嘉德罗斯过来嘛!过来就是受气!哼!他把脸鼓起来,用桌子底下的脚踢了对方。

谁知嘉德罗斯不仅没有感觉到半点疼痛的样子,甚至还笑得差点喘不过来气儿,眼角还有笑出来的泪水。

“有那么好笑吗!你个混蛋!果然凯莉说的是真的!”

哦?

嘉德罗斯瞬间就收起了笑:“凯莉跟你说什么了。”赶紧趁着他脑子还不清醒问了再说。

“凯莉说,你就是大 坏 蛋 !”

“噗……仔细讲讲?”

金也不管什么东西了,一咕噜全说出来:“‘琴里’是个情侣餐厅,你为什么要带我去啊!你是不是喜欢我!想钓我!”

这音量有点大,惹得周边人都望着看了过来,当然大部分人还是被内容吸引过来的。

“凯莉跟你说的?”嘉德罗斯眯了眯眼睛,这个老客户兼大学同窗总是喜欢搞事情,以前年轻气盛的嘉德罗斯总想找机会报复凯莉。但是,这次不同了,毕竟时机不同。

“……是的。”金感觉自己是不是给凯莉找了个麻烦。

“哎呀,凯莉她就是跟我开个玩笑的,不是真的啦,对不对?”金还想挽救一下。

但是很明显来不及了。

“真的。”

“啊咧?”

嘉德罗斯从座位上站起来:“她说的是真的。”

诶诶诶诶?“你,你在说什么啦。”

他向前倾,把自己与金的鼻子的距离缩小到十公分不到,左手将金的脑袋从后面固住,不让他往后退:“她说的全都是真的。”

“金,我喜欢你。我不仅以前喜欢欺负你,我还想欺负你一辈子。”

“所以,你愿意吗?”

真是个清奇又让人感觉不发拒绝的告白。

金一下子就被问懵了,这个这个这个……他说什么?不是不是,这里人那么多,在这里说真的好吗!啊啊啊啊!为什么我在在意周围的人啊!

 

金喜欢嘉德罗斯。从刚进入凹凸大学的时候就喜欢他。至于原因,他现在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就是那冥冥之中的感觉。但是这个社会不认同同性恋。于是他就自己一个人缩着,把这个秘密藏在心底。他跟嘉德罗斯讲过很多东西,比如小时候和姐姐看烟花的故事。

 

“我……”

还没等他说完,嘉德罗斯就放开了对他脑袋的掌锢:“我当你默认了。”

诶诶诶诶?

这算什么啊!

 

嘉德罗斯从新坐回椅子上,拿着一只鸡腿就吃了起来,看着欲言的金,他抓起薯条往他嘴里塞:“还有什么话吃完再说。”

于是金就不说话了,开始吃起了薯条。

周围原本还想看戏的人也渐渐走开,但是金还是能听见某些小姑娘的窃窃私语并读出其中的兴奋。

好嘛,都是你的错,真嘴欠!

 

 

 

嘉德罗斯和金都从凹凸大学毕业有一年了,他选择了放弃家里的产业,因为如果那样,他可能以后就别再想见到金了。他跟着那个他心里的人来到了这座小城,他特意在金居住的地方的附近开了一家花店,名为“Godrose and king”,嘉德罗斯和金。

并且请金帮他在周末送一些花束,借此请他吃饭。

他现在还无法忘记一件事情:那年,他和另外三个情敌在一次带金出去的游玩中向他告了白,最后当金把手伸向他的嘉德利亚兰的时候,他自己有那一瞬间是呆住了的。

但是很快便回到了状态,当他想起身抱住金的时候,金居然被自己绊倒了,原本就差那么一刻,嘉德罗斯就可以扶住金,但是晚了。

金最后躺在了被无数人踏过的青石路上,一小摊血迹从他的脑后流出来……

送到医院急救之后,确认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损失了一点记忆。但是刚巧不巧,损失那一天的记忆。

金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了一周没有醒,后来确认可以出院,就被金的姐姐秋火速接回了家。在他醒来之前,嘉德罗斯和其他三个人去秋的家敲了无数次的门。但是都被秋拒绝了。

一天早晨,秋听见了自家弟弟的喃喃自语,他要醒了。秋就给嘉德罗斯打了个电话。秋太了解自己的弟弟了,他看得出来金喜欢嘉德罗斯。

 

 

FIN.


欠了……一周多……?

好了我不敢艾特那位小天使了,看不看得到随缘吧。

_(:з」∠)_我有罪,我来补了。

评论(2)
热度(31)
© 西风残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