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瓦。本体瓦。
She has just gone out.
主产:嘉金/all金/all卡
拖更什么的最喜欢了。

【凹凸世界/all卡】Simple·病房里的康乃馨①

-这篇文可能是我考虑最久的一篇文了。

-我是卡厨,一直想写卡卡为主的文。可是一直没有动笔。应该是怕写出来的卡卡不符合心中的那个形象吧,_(:з」∠)_,然后现在终于找到了那个脑洞。有点六日养成的意味……

-也就有点all卡的感觉了吧……每一篇给卡卡配上的cp都不一样。也许会ooc。

-嗯哪嗯哪,还有说明一点啊。我就是属于那种同时开超多坑然后慢得跟个蜗牛一样填坑的人。还有还有,其实已经快写完了啦,只是分6次发而已。每篇也就2K左右的样子而已啦。

接受继续↓

 

Simple·病房里的康乃馨

/西瓦

 

One.第一束.花开次第.雷卡篇

“您好,请问您是?”白衣小护士艾比越看眼前的男人越是觉得眼熟,她是不是在哪见过他?戴墨镜和鸭舌帽并捧着一束康乃馨的男人发出沙哑的声音:“我是病人家属,来探望他,这是我的预约号。”艾比接过一张打印出来的硬质卡片,跟电脑上的6个号码比对了一下,跟其中一个对上了。“好的,请直走,尽头的那个房间就是病人的病房。”

男人谢都没有谢小护士,径直往病房走去。

小护士就当是那人心有点儿急,不想多计较。

 

摘了墨镜和口罩,雷狮转开门把手。

原本应该好好待在病床上的人不在床上,而是坐着轮椅,安然地在窗户旁边熟睡着享受黎明。

挺漂亮一幅景色。

雷狮不想打扰卡米尔,将手里的花轻放在卡米尔的病床床头。

“如果你没有做出那个选择,我便不会来看你。”

“你应该清楚你做了什么,其实我原本不想在你面前说这个。”

“公司可以替你压下一切,甚至可以让你直接免掉拘役的惩罚。”

“可是,我并没有这么做。你知道吗?”他像是在自言自语。

紫色眼睛的男人带着点攻击性:“为什么呢?为什么你一定要通过这种方式呢?你解决了那些人,是的,这为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并且没有败坏名声。可是!为什么要毁了你自己!你明明可以在娱乐群混得很好!为什么要以你的身份做这种事!公司的事情可以用钱解决,那完全不是问题!不过十几亿的损失!这些东西无论如何都不能跟你的清白相比!”

“我知道你也许听到我说的话会反驳我:大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相信他们。”

雷狮伸出右臂挡住眼睛,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即使卡米尔现在放松警惕安心熟睡,那也不代表他就不会真的不被吵醒。

“天真……”

“你知道,他们怎么说你的吗?他们说,你真是太恶心了,原本以为自己喜欢了一个纯真的人,却没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的。”

“我帮你向公司辞了职,至少他们不会去利用你的弱势比你做出一些……事情来。”

一滴晶莹的液体从脸颊上滑落,雷狮都没有察觉自己哭了,这是他5岁之后第一次哭。

“你放心地在白色监狱里待一年,静下心来,即使你一直很平静。”

重复多次深呼吸,语调也变得不急不缓起来。

“我现在的力量足以去扳倒雷家,我会用各种手段让他们承认你,把你列入雷家族谱。这样至少,你不会再受苦。”

熟睡中的卡米尔隐约感觉额头好像有一瞬间碰到了什么温热的东西,但困意还是控制着他无法让他醒过来。

但是好像有什么让他极度想要睁开眼睛,是黎明吗?

只挣开一丝的眼睛隐约感觉看到了一个背影,明明是带着锋棱,却让他感到了一股不可言说的温暖。

是…是大哥啊……他来…看我了……真好。

*

夕阳浓烈的色彩想抽象画一般洒在天空上,12岁的雷狮把手肘搭在窗框上,像之前在外婆家一样。

今天他的母亲说要给他介绍一个人,至于是什么人,雷狮猜想八成是父亲与他情史中的一朵小浪花结成的孩子。母亲估计又是看着顺眼,所以接了过来,这种事情发生了好几次了,不过那些个中没几个聪明的,讨不到母亲喜欢,就被彻底冷落了,只有几个仆人会理会。

父亲花心,母亲很清楚,雷狮也很清楚,唯独他那两个蠢哥哥在11岁以前一直认为那是妈妈的新孩子。母亲认为,反正她本来就是政治联姻,没什么好介意的。

呵,愚蠢到极点却又聪明到极点的家伙。

“雷狮,快来,看看这孩子,多可爱呀。”是母亲的声音。

那确实是个很可爱的孩子,清澈得像海水一样的眼睛。

“这是卡米尔,雷狮,你的弟弟。”

我的弟弟吗……挺漂亮的。

卡米尔很沉默,从进入雷家开始就很安静,雷母很快就没了兴趣,把卡米尔抛在脑后。

于是卡米尔开始和其他私生子兄弟们过这一样的生活,不过他不想斗不想争,于是在家中的地位一降再降,终于在某一天,连仆人都不理他了。

他却自己照顾着自己,很少生病,很少出现在人多的地方。

雷狮一直关注着他。

 

卡米尔升入高中了,跳级。比雷狮小一届。

因为他的超高智商,他一开始先得到了所有的欢迎,却又因为他实在太沉默太无趣,又受到了排挤。

又一次,他被几个人堵在墙角让他帮忙写作业。

雷狮路过。看到了。

叫人把那几个人给教训了一顿。

那天,雷狮拉着卡米尔去了学校后门,那里人少。

“他们之前是不是也这么对你。”

卡米尔蓝色的眼睛很明显顿了顿,平静:“是。”

“以后不准再这样。当我小弟,他们也不会敢来找你麻烦,有什么事,你就跟我说。”

卡米尔听了有点好笑:“我本来就是你弟啊。”

对啊,他是我的弟弟

正值夏季,樱花树绽放出了白色的樱花,风吹过,白樱落地。

蓝色的眼睛,白色的落樱,形成了……美丽。

但他是我的弟弟啊。

不过……

有什么关系呢?

那天,花开次第。


评论(8)
热度(95)
© 西风残瓦 | Powered by LOFTER